西方经济停滞常态化是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典型特征

2018年02月24日 09:00:00
来源: 红旗文稿 作者: 何自力

  经济停滞在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上是周期性或间歇性发生的,是与资本主义经济周期性危机相伴存在的。但是从上世纪70年代起,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停滞的周期性逐渐淡化,进入21世纪,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经济持续停滞成为常态。

  一、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停滞常态化的表现

  1.经济持续下行,失业率居高不下,复苏和新的繁荣遥遥无期,经济实力衰落明显。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各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试图挽救遭受重创的经济,包括出巨资援助大银行和大公司;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将利率降到接近于零的水平;实施再工业化政策,鼓励海外投资回流本土;加大基础设施、环境保护、高新技术产业的投资,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等,然而政策实施的成效甚微。金融危机导致严重失业,最近几年情况虽然有好转,但欧元区失业率仍在11%左右徘徊。目前西方国家投资疲弱,消费不振,出口乏力,通货紧缩严重,经济增速低迷。2010年以来,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2.1%,欧元区不到1%,日本徘徊在1%左右。因多年经济增速低迷,美国经济总量已从战后初期占世界45%下降到现在不足25%。

  2.产业结构严重失衡,服务业难以支撑经济繁荣。在西方国家,服务业已经占到整个三次产业增加值的75%以上,吸纳了社会大量的就业人口。传统制造业则高度萎缩,高科技产业独木难以成林,既无力扩大内需,也难以拉动世界经济增长。包括研发、设计、金融、保险、咨询在内的服务活动是为物质生产活动服务的,它依存于物质资料生产,它的存在价值就在于为制造业提供必要的服务,是联结生产和消费的纽带。根据劳动价值论,物质生产活动是价值的源泉,服务劳动是不创造价值的,服务劳动依附于物质生产活动,服务劳动一旦脱离了物质生产活动的支撑,就失去了服务对象和存在的基础,孤立的服务劳动是不足以支撑一个社会的经济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西方国家目前经济衰退,失业越来越严重,制造业的衰退是一个重要原因。

  3.政府债务负担不断加重,公共开支难以为继。西方国家加工制造业的衰退弱化了经济增长,政府扩大财政收入失去了经济来源。政府向资本家征税以维持福利制度,资本家就借对外直接投资之名,将资本和相应的收入转移他国,以达到避税目的,这使政府税源进一步减少。产业空心化和制造业衰落以及资本家逃税行为使政府通过增大公共开支来支持福利制度变得非常困难,被迫举债以维持公共开支,结果使债务雪球越滚越大。美国自2008年爆发次贷危机以来,联邦政府一直处于举新债还旧债的状态。2014年底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达18万亿美元之巨,首次超过美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规模,负债率超过100%。在经济持续衰退的背景下,巨额债务这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会掉下来。

  4.福利制度难以为继,中产阶级分化,阶级对抗加剧。随着去工业化和经济衰退的加剧,福利保障越来越缺乏足够的财力做支撑,福利水平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社会保障能力的下降使得西方国家一直以来存在的劳资矛盾和冲突不断激化,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政治动荡不断加剧。现在,美国最富有的1%家庭拥有近全社会40%的财富,而底层80%的家庭只拥有全国16%的财富。随着中产阶级的没落和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平衡作用的消失,西方社会形成了1%最富有人群与99%的低收入人群的严重对立,这种状况仿佛回到了财富占有极端不平等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社会的阶级结构重新表现为穷人和富人两大集团的对立。

  二、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停滞常态化的原因

  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停滞常态化不是偶然的,而是资本主义内在矛盾和剩余价值规律作用的结果,具有客观必然性。推动资本主义陷入停滞常态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以私有制和雇佣劳动为基础的基本经济制度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核心是私有制与雇佣劳动制度,私人资本在市场经济中占据支配地位。私人资本的本性是追求最大利润,它构成了私人资本从事所有经济活动的唯一动机和目标。私人资本对任何限制和约束其谋求私人利益最大化行为的制度安排本能地予以抵制,拒绝承担任何以牺牲私人资本利益为代价的社会义务和责任,反对政府基于维护社会利益而对私人资本利益进行的干预和调控。一旦政府对私人资本利益进行干预和限制,就必然遭到资本家的抵制,他们要么用手投票,通过选举政治把自己的代理人推到国家立法机构,让这些代理人维护自己的利益;要么用脚投票,将产业转移到别的国家,最终将失业问题甩给政府。可以说,只要私有制存在,私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矛盾就得不到根本解决。

  二是新技术、新机器加快排挤劳动。在剩余价值规律的作用下,一方面,雇佣劳动者在产业资本的支配下从事资本主义生产,产业资本与产业工人的结合成为资本主义生产体系得以运转的根本条件,另一方面,产业资本为了获取超额剩余价值,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胜,必然要不断采用新技术,购置新机器,不断改进经营与管理,以便提高劳动生产率,其结果是机器排挤工人,造成产业工人大量失业。至此,我们面对着的是一个严重的悖论:资本只有与劳动结合在一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才能得以运行,同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生存和发展又迫使资本与劳动相分离。其实资本与劳动关系的这一悖论恰恰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特性,这一特性可以称为劳资关系悖论。这一悖论在工业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存在和发展,必然导致工业资本主义走向衰落并陷入危机:即越来越多的劳动者被资本主导的新技术、新机器所排挤,越来越多的传统加工制造行业被淘汰,产业空心化越来越严重,与此同时,金融业不断膨胀,金融资本逐渐取代产业资本占据支配地位,大机器生产体系的衰败最终让工业资本主义陷入严重的危机,直至经济停滞成为常态。

  三是经济过度金融化。自上世纪70年代起,西方国家普遍走上放松金融管制和金融自由化的道路,各国金融机构开始突破原有的专业分工界限,综合经营各种金融业务,取消银行和非银行存款机构间的利率限制差距,取消外汇管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度,金融市场相互开放,金融工具不断创新,传统信贷业务逐年减少,债券业务却迅速增长,融资方式出现证券化趋势。金融自由化使经济过度金融化,在过度金融化条件下,金融资本凭借对资金供给的控制而支配实体经济成为金融寡头,贪婪的金融寡头进而脱离实体经济,通过形形色色的金融衍生工具在国内外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基金市场以及房地产市场呼风唤雨,巧取豪夺,使财富以惊人的速度膨胀,其结果是虚拟经济的发展与实体经济的发展严重脱节,最终导致金融危机爆发,经济陷入全面衰退。

  四是以权力制衡为特征的政治法律制度运行效率低下。西方的多党制与三权分立制度相适应,主要任务是隔几年为政府机构选择一个掌门人,哪个政党能够执掌政府权力,就看哪个政党能够代表大资本利益集团的意志和要求,或者看大资本利益集团支持哪个政党,愿意为哪个政党捐出巨额竞选经费。西方国家最有势力的利益集团既操纵议会的立法过程,又控制政府行政部门首脑的选举,政治体制沦为利益集团的驯服工具。在西方国家的政治实践中,私人资本利益集团占有社会资源,绑架公共权力,不允许政府过多干预和限制自己的权力。在这套制度中,不同党派为各自代表的利益集团的私利在立法机构激烈争斗,相互掣肘和拆台,很难就重大经济和社会问题达成一致,决策效率极端低下,致使作为执行机构的政府难以有效发挥职能,很难及时应对、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重大问题和矛盾,导致经济持续停滞,社会财富创造能力逐渐萎缩,人们的收入水平不断下降。

  三、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停滞常态化的影响

  近代以来,西方国家长期占据着世界经济和政治舞台的中心位置,其对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产生着重大影响,当下西方经济走向持续停滞,将对整个世界产生重大影响。

  首先,推动西方资本主义进入动荡、矛盾和冲突多发期。目前西方国家正在面临许多前所未有的社会问题,如恐怖主义问题、反金钱政治问题、反难民问题、反移民问题、反穆斯林问题、暴力事件频发问题等,这些问题相互缠绕,相互影响,随经济持续停滞而不断加剧,引发社会的广泛不满和抗议,社会矛盾和冲突空前尖锐。对经济停滞局面缺乏强有力解决办法使选民越来越怀疑政治家解决问题的能力。现在几乎每一个欧洲国家的传统主流政党的影响力都在下降,与此同时,政治的右倾化正成为西方政治发展的重要特征。资本主义国家政治右倾化是十分危险的,联想到上世纪30年代后萧条时期法西斯势力崛起并最终酿成空前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人们不能不对目前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治右倾化的发展保持高度的警惕。

  其次,西方国家将失去经济全球化的主导能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世界各国政府纷纷采取反危机措施救助经济,但是时至今日复苏极其缓慢和不确定,世界经济各项指标均未达到危机前的水平:从贸易看,经济衰退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国际贸易的规模和增速显著萎缩;从金融看,发达经济体实施量宽特别是负利率政策,导致流动性过剩和股市高度泡沫化;从投资看,发达经济体用于绿地投资的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严重萎缩;从企业经营看,为了实现再工业化又采取吸引企业回流政策,跨国公司的发展受到制约。这一切与发达经济体失去经济全球化主导能力有直接关系。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推动的跨国公司大规模对外直接投资使跨国公司母国产业高度空心化,发达经济体陷入经济衰退,根本无力继续推动投资全球化;发达经济体收入差距日益扩大,社会消费能力受到严重削弱,吸纳国外商品和劳务的能力严重萎缩,而制造业萎缩也难以扩大出口,严重抑制国际贸易的复苏;发达经济体实行再工业化战略,鼓励企业回流本土,跨国公司的扩展能力锐减,无力推动生产经营全球化。显然,发达经济体陷入持续停滞使其丧失了继续主导经济全球化的能力。

  第三,导致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越来越大的威胁。美国对其霸权地位的衰落不会袖手旁观,而是要竭尽全力加以维护,为此,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手段以求自保。比如,在贸易上实施保护主义政策。为了遏制中国产品销往美国,美国设置种种贸易壁垒,强压人民币升值,多次扬言将中国纳入汇率操纵国的黑名单。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在常见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基础上,启用337调查。337调查中的一多半调查都是针对中国进行的,其目的是遏制中国产业升级和产品出口,把我国产业局限在价值链的最低端。同时,在金融上利用利率调整扰乱世界经济。美国选择通过加息来振兴经济,并企图通过其溢出效应给新兴经济体乃至世界经济造成冲击,这将使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陷入资本外流、本币贬值、通货膨胀、经济衰退。

  总之,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以私有制和雇佣劳动为特征,它们构成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制度基础,推动私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矛盾不断深化和激化。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劳资关系是对抗性的,资本既要靠剥削雇佣劳动获取剩余价值,又要用新机器替代雇佣劳动以谋求超额剩余价值,结果是大量的传统制造业被摧毁,越来越多的工人被迫进入服务业,导致经济陷入停滞。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代表大资本的利益,运行效率低下,无力化解日益加剧的经济和社会矛盾,面对经济陷入持续衰退的局面却无能为力。新自由主义思潮鼓吹全盘私有化、完全市场化和极端自由化,是经济停滞常态化的重要意识形态原因,只要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不放弃新自由主义这样的教条主义思维,就难以从根本上缓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面临的经济停滞困境。可以说,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停滞常态化已经成为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典型特征,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生重大转变的重要标志。

  (作者: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狄英娜

标签 -
网站编辑 - 张旭
友情链接: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